標籤彙整: 良人執筆

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瑪雅啓示錄 線上看-第51章:殉葬者讀書

瑪雅啓示錄
小說推薦瑪雅啓示錄玛雅启示录
干涸湖营地,曹建仁卡着时间,将郊狼和土拨鼠他们召集到了一起。
久等之下,迟迟不见何志勇的身影。
曹建仁有些犯嘀咕,对着王珂确认道:“哎唉!?何志勇,怎么还没到!?他不一向,最积极的吗!?”
“我来之前找过他,他正收拾东西呢;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,收拾好了立马就过来呀!”王珂有些摸不着头脑,强调道。
“这孙子,不会耍我们吧!?临阵退缩啦!?”苟良博,附和道。
“哼哼!口是心非,言而无信的软蛋,还少见呀!?这样的人渣,不要也罢,免得拖累了我们;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,也没必要强求;就让他同那些人一起,在这个鬼地方混吃等死吧!”徐嶋嘉,愤愤不平道。
“要不,我再去催一下!?”王珂,征询道。
曹建仁皱了皱眉头,确认了一下时间;说道:“算了,时间来不及啦!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;只要他不惹出事端,影响到我们的行动,就由他去吧!”
炊事组卧底的李彤,瞅准时机,对着预定方位一声口哨,抢过一把剔骨刀,一面快速地往包里塞着熟食,一面虚张声势地大声叫嚷道:“你们谁都别拦我,我们去意已决!”
曹建仁听到信号,引着一众人冲向炊事组,去接应李彤。
炊事组掌事儿张老,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;他大声质问道:“李彤!你这要,干什么!?”
“哈哈!干什么!?拜拜了,您!”
李彤见好就收,一手擎刀,一手提着背囊迅速与曹建仁汇合;一行人,快速地向草原方向奔出。
“你们简直,胡闹!不知道,草原上危机四伏吗!?”
张老,试图劝阻。
托后的李彤,肆无忌惮地笑着,夸张地扬了扬手中的刀,头也不回地应道:“哈哈… …拜拜了,您!”
“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放手一搏;我们去草原外,寻求救援啦!”
“你们就在这里,苟且着等死吧!”
“回来,你们!不知道,草原上,凶险吗!?”
王佳毅的同事许志远,领着两名志愿者追了上去。
见到身后的追兵,曹建仁领着一行人加快了速度;李彤更是嚣张地一面示威着扬起手中的刀,一面大声回应道:“谢谢啦,您!您们也别追了,我们去意已决;一方面能给营地减负,另一方面也能给大家多寻到一条生路。”
“既然,您们一直不作为,也不愿意面对困境出去寻求救援,那我们就先替大家蹚一蹚路。是好是坏,我们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;您也就,别费心啦!谢谢啦,您!哈哈!哈哈… …”
追出一段距离,许志远回头发现,也仅仅只有他们几个志愿者还在坚持;更多的人,也只是远远地站在原地,指指点点… …
许志远,顿感沮丧。
“哼哼… …好一个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呀!”
面对着前方全副武装,且去意已决的九人,他能做的,也只是赶紧到烽火台去点燃烽火;希望在外未归的巡猎队,能够及时发现。
营地里,还有更重要的职责,需要他守护。
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中,混迹于厮的何志勇正与一人窃窃私语。
倾末恋 小说
“阿勇!这件事儿,干得漂亮!”
“嘿嘿… …老大!咱们,什么时候动手!?”何志勇,无不期待地问道。
这人瞅了瞅身旁的吃瓜群众,志满意得地低声说道:“静观其变,见机行事。巡猎队肯定不会罔顾这群人的生死,一旦巡猎队动起来,咱们的机会也就来啦!”
“呃嗯!好的,老大!静观其变,浑水摸鱼!嘿嘿… …”何志勇,一脸期待地附和道。
“哼哼!老天爷保佑,让这群人跑得越远越好。”这位主谋,望着渐行渐远的那群逆徒,喃喃自语道。
倍感憋屈的许志远,匆匆赶回营地。
看着眼前,或不知所措,或不以为然,或麻木不仁,或喜形于色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,竟还有些幸灾乐祸,冷讥热讽的;甚至是一些心向往之,又自觉能力不足,心怀羡慕的各色人等。
一幕幕的群生相,让许志远顿感气短。
“呵呵… …果真应了那句话,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!”
“真要到了退潮的那一刻,才能发现,沙滩上留下的是裸泳者,还是垃圾。”
“好… …尴尬呀!!!”
摆脱了追兵的曹建仁一行,踌躇满志地踏入稀树草原… …
临近正午的草原上异常闷热,风也被炙热的空气束缚住了。这对于巡猎一队来讲,反倒是件好事儿;这样,众人的气味儿,就不会随风四处散播了。
不用担心草原上的那些令人厌恶的,不知名的各类飞虫地骚扰。
在前期的可食用植物地测试中,大家意外地发现,稀树草原上常见的那种高大的乔木,叶片的毛细孔中会散发出一种驱虫的气味儿;就连这种乔木树皮下流淌出来的汁液,竟然也是天然的驱虫剂。
巡猎队自然如获至宝,每一次出行,都会携带几片在汁液里浸润过的树叶傍身。
帝世无双 雨暮浮屠
一行人迂回到,能够看清楚这些动物身体细节的位置;大家隐匿在长草后面,仔细观察着这些动物的一举一动。
这类比大狗的身形更高一些的,长着四条纤细长腿的草食性动物;土褐色的皮毛上,从前向后,在脊侧生出几道暗灰色的条纹,两只锤尖型的大耳朵高高竖在颅顶两侧;当这些草食兽们低头吃草的时候,这两只耳朵,也不安分地支棱着,向四周不停扭动。
一行人清楚了这些动物的属性,便撒开队形,向这些草食兽包抄过去。
毒蛇和蝎子,还未能到达预定位置。
突然间,视野中的这些草食兽们,纷纷把头仰得老高;几只负责警戒的草食兽,齐刷刷地盯住俩人伏行的方位,警惕地驻立在原地;身后的短尾也不再悠闲地摆动,而是齐刷刷地向上竖立起来,露出了尾巴下方艳红的警戒色。
并不时地发出,短促的“啊哦”鸣声。
这些草食兽的耳廓,也齐齐朝向它们张望的方位,象是努力地辨识着什么动响。
蝎子第一时刻,向毒蛇发出了停止信号;毒蛇迅速向蝎子靠拢,即刻踞伏住,与蝎子互为犄角之势。
蝎子扭头,用眼神示意着,并伸手指了指一点钟的方向;见到蝎子异常严峻的神情,毒蛇身上的汗毛,瞬间竖了起来。
“尼玛!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!?”毒蛇,暗自思量道。
旋即,他攥紧手中的矛枪,紧绷住身形,与蝎子相互抵肩警戒,守住自己的位置。
片刻之后,从俩人十二点一刻的方位,传来轻微的簌簌声;哥俩凝神蓄势,准备迎接这最后的一击。
一头异常健硕的大型掠食兽,冷不丁,从长草的阴影中疾窜而出;舒展着异常矫健的身形,急速奔向近在眼前的那群食草兽。
这种浑身披着条块状斑纹的巨兽,那异常迅捷有力的身形,彻底地把毒蛇给镇住了。
竟管,事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;但从咫尺不远处猛然间窜出这么个大家伙,还是惊得毒蛇骤然间,心脏狂跳不已。
天使大人别吻我
“喔呃!尼… …玛!”
“幸亏,蝎子及时发出预警;要换作别人,哥儿俩岂不是要与这头猛兽,面对面地遭遇在一起啦!”
那些草食兽,在巨兽腾跃出草丛的刹那间,旋即一哄而散。
其中的两只草食兽,仓惶之下,慌不择路地几个纵跳,飞身跃入沼泽地里;努力地想要尽快逃离,这一片杀戮之地。
其余的草食兽,则沿着沼泽地的边缘,向四下里逃窜而出。
巨兽,紧盯住一只业已循定好的,逃窜而出的草食兽,紧追不舍。
这只可怜虫,舒展开矫健的身形向前疾冲而去;连续地数次高速突闪之后,这只草食兽几次都化险为夷。
随行的巨兽,岂肯善罢甘休;它摆动着身后的长尾,一次次调整姿态穷追不舍。
追逐出一段距离之后,就在这只可怜虫,预备再一次突然变向的瞬间,那头掠食兽,在疾速奔跑间,猛然探出前爪一拨;失去了平衡的草食兽,在高速之下,徒然间凌空翻滚了几圈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不待它有任何喘息的机会,掠食兽已经扑到近前,张口死死锁住草食兽的咽喉;两只硕大的前爪,分别按住草食兽的脑袋和前半身。
草食兽无谓地挣扎了几下,痉挛着失去了生命体征。
见到一只同伴被猎杀了,四下逃窜的草食兽彻底地放松下来,它们相互鸣叫着,从各个方向重新聚拢起来,沿着沼泽地的边缘,向南疾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。
毒蛇和蝎子,快速回归本队;霸天虎和猴子,也第一时刻回归。
众人收拢队形,分头踞守警戒;孤狼则紧盯住,窜入沼泽中的那两只可怜虫。
已经窜入沼泽区很远的那两只草食兽,见到岸上的同伴们重新聚集后逃遁而去,它们惴惴不安地停了下来,鸣叫着向岸边的屠戮场望去,急速抽动着鼻翼,搜索着空气中弥散的气味儿。
确认了一只同伴,业已成为了殉葬品,这两只草食兽,先是迟疑了一下,紧接着,向岸边快速跳跃过来。
最前面的那只草食兽,在完成了一次完美的,堪称优雅的跳跃,刚落入水中的一刹那,从水面下徒然窜出一张血盆大口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紧紧地咬住了它的脑袋。
它本能地奋力向后窜跳了几下,无谓地挣扎,愈加激起屠戮者更为嗜血地攻击;狩猎兽扁平庞大的身躯,在水中不断翻滚着,搅动起团团浪涌,不消片刻,便拖着猎物没入水中。
另一只草食兽,乘机仓惶地向岸边窜跳上去;循着同伴们逃遁的方向,疾速而去。
看着眼前的情景,哥儿几个第一时刻想到了苍狼的遭遇。
孤狼象是在提醒着众人,又象是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,我们得避开沼泽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