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彙整: 五相今

精彩絕倫的小說 和小秘一起探尋隱秘討論-第37章:詭異的楊君

和小秘一起探尋隱秘
小說推薦和小秘一起探尋隱秘和小秘一起探寻隐秘
回到寝室后,王候躺在床上,满脑子都是冉雪寒之前的邀请,搞得他思绪很乱,连寝室的夜话都没怎么参与了。
年少慕艾,加上王候本来就是一个爱幻想的人,仅仅是对方的一个邀请,就让他连以后孩子的姓名都想好了。
“你似乎很喜欢那个小姑娘啊!”小秘突兀的声音在王候脑海中响起,将他的幻想打断。
“没…没有。”王候习惯性的便想着否认。
“切,在我面前装什么装,你有啥想法我还能不知道?”
“我也不太清楚,但我第一次见她,便有种奇怪的感觉,那种感觉很奇怪,不像一见钟情,反而有点像…命中注定。”
王候在心里说完便有些后悔了,按照小秘的个性,肯定会疯狂嘲讽他。
然而他等了很久,却没等来对方的嘲讽。
“喜欢就去追吧,不要给自己留遗憾!”
鬼王傳人
“哈?”王候有些懵逼,“我没听错吧,这还是我认识的小秘吗,你不会被人夺舍了吧?”
“滚!你不会是不敢吧?”
小秘鄙夷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,还是熟悉的配方,现在反而是王候有些被动了。
“这…我们还是高中生,要以学习为主,学校禁止谈恋爱,再说我还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呢,贸然开口别到时连朋友都没法做了……”
王候噼里啪啦的在心里找了一堆理由来掩盖自己的从心,却没得到小秘任何回复,他似乎能感觉到对方鄙夷的目光,准备用睡觉来掩盖自己。
就在王候翻个身想要睡觉时,陡然间却看见一个黑影站在门前。
条件反射般就想一拳打过去,还好他及时看清了黑影的长相,才低声吼道:“艹,杨君你他妈的想吓死我啊,大晚上不睡觉你跑过来干嘛!”
黑影正是杨君,此时已经凌晨两三点了,寝室夜话早已经结束,室友们也都睡着了,寝室里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。
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杨君光着上身,穿着裤衩,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门口,一身胸毛在楼道灯的照射下隐约可见,王候即便是有修为在身,也被吓了一激灵。
杨君却丝毫没有理会王候的意思,自顾自的开门离去,就像在梦游一般。
但王候毕竟和他做了两年的室友,两年间他从来没有发现杨君有梦游的习惯,出于担心,王候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,只是因为穿衣耽误了点儿时间,等他出门后,只看到了杨君下楼的身影。
王候他们的宿舍在六楼,每层楼都会有一个生活老师,出楼的通道只有一楼的大铁门,但每到熄灯时候,大铁门都会被锁上。
可当王候追着杨君来到一楼的时候,却看到杨君诡异的穿过了紧闭的大铁门,就像王候之前用过的穿墙符一样。
“难道杨君也是个修炼者?可是这大晚上的他光着身子要去干嘛?”
王候顿时来了兴趣,当即就想跟过去看个究竟,于是也来到门前,只见他伸出左掌,右手食指在上面一阵比划,一个简易版的穿墙符便完成了。
这便是王候从孤儿院归来后对符篆进一步开发所得–掌心符。
以前受传统思维限制,王候想当然的以为符篆必须要有媒介,但生活充满意外,危险不可能总是在你准备好了之后才到来,他也不可能时刻在身上备着几张符篆,万一有人或者鬼在自己洗澡的时候偷袭咋办。
为了应对这种极端情况,王候就想着能不能不用纸笔,直接用真气在空气中或者自己身上画符。
经过多次实验,王候发现这种方法其实是可行的,但效果一般。
尤其是直接在空气中画符,真气在空气中逸散地极快,基本只有三秒的留存时间,也就是说,空气中的符篆从落笔到符篆发挥作用至失效,中间只有三秒。
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小说
这样制作的符篆虽然短,但却威力极大。
可能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缘故,在空气中制作的符篆威力是掌心符的10倍,是用纸笔写成的100倍。
而与其威力相对应的便是它那极短的存续时间,空中符是三秒,掌心符是三十秒,而用笔写在纸上的符篆,在保存整整一天后才会因为真气逸散而失效。
当然也会有特例,比如朱砂或者鲜血,这是王候目前遇到最优秀的画符材料,灵感来源于小时候看的僵尸电影。
使用朱砂或者鲜血制作的符篆,持续时间几乎是永久,除非被人为破坏,威力也只比在空气中书写的弱上一两成,但书写时却十分耗费真气。
以王候目前的实力,一次最多也就能写十来张,而之前送给向天行和李星星的护身符,便是王候用朱砂写的。
朱砂是他当时从崎山区派出所出来后,在郑成龙给两个小孩买礼物时顺手买的,本来量就不多,加上他偷偷做实验挥霍了不少,如今存量也不多了。
掌心符很快绘制完成并生效,王候穿过铁门之后,继续跟在杨君身后,考虑到校园里的监控,王候还施展了隐身术。
夏禹中学的校园并不小,基本呈对称结构,男女宿舍楼的中间是三个小卖部,男生宿舍楼靠近校外的街道,女生宿舍楼下则是食堂,而在生活区的对面,便是教学楼了,中间隔着的是一个足球运动场,教学楼也是三栋,从里到外分别是高一高二和高三。
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,连值夜的保安都趴在保安室的桌子上睡着了,夏季夜晚的月亮很亮,加上有路灯的存在,此时的校园并不显得黑暗。
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一个只穿着裤衩的男子,诡异的向教学楼走去,这画面恐怖中带着滑稽,让人感觉不寒而栗的同时又有些想笑。
可能是已经经历过两次灵异事件的缘故,此时的王候完全没有之前那样害怕,毕竟眼前这一幕比起之前的两次经历来看滑稽远远大于恐怖,中途王候也用破妄之眼看过,但并没有发现什么鬼怪,只是杨君手上戴着的那颗子弹散发着诡异的黑气。
说起来这颗子弹还是杨君之前从77109基地里得到的,王候也曾在暗中确认过,的确和他手里驳壳枪的子弹是同一种。
黑莓酱也想要变得天真纯朴
自从上次从防空洞里回来后,可能是因为外界的阴气没有防空洞里那么浓郁,枪里面的子弹一直没有充能完成。
之前王候还每天都会悄悄的拿出来看一下,但发现持续几天的变化都很小后,他就没有再去管它了,如今看到杨君手腕上散发着黑气的子弹,显然是已经充能完成的状态。
王候就这样跟踪着杨君穿过足球运动场,进入教学楼,最后来到了高三八班的教室里。
“难道这家伙大半夜跑过来就是为了背着我们偷偷地学习,这TMD也太卷了吧!”
王候没有跟着进入教室,而是悄悄来到平时班主任葛宁的观察窗,探着头往里望去。
只见进入教室的杨君并没有去到自己的座位,反而是打开灯走向讲台,一脸严肃的向讲台下说道。
“上课!”
王候顿时毛骨悚然,他可不信杨君大半夜跑到教室来只是为了对着空气扮演老师,而且还是不穿衣服的那种,那这老师得是多么重口味啊,除了倭国人谁干得出这种事啊。
因为之前使用的破妄之眼是在手上画的,时效只有三十秒,如今时间早已过去,所以王候赶紧在手上又画了一张破妄符,往眼上一抹。
等他再次睁开双眼时,眼前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此时的讲台下不再是空无一人,而是整整齐齐地站着二十来个小孩,小孩中有男有女,通体呈死灰色,大多数都衣衫褴褛,瘦弱不已,很多人的肢体都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,少数几个的身体的不同部位有着一条长长的切口,部分肠道之类的内脏通过切口露出了体外,就和当初王候在楼道里遇到的那三个掏心小鬼一样。
“同学们好!”
“老师好!”
重生七零:悶騷軍長俏媳婦 小說
小鬼们齐刷刷的喊道,声音清脆又响亮,让这恐怖的画面里添了一点温馨。
債妻傾嵐 筱曉貝
“请坐!”
杨君双手虚压,待下面的小鬼都坐下后,便半转身在黑板上写着板书,板书的内容是王候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《静夜思》,用来教小孩子当然再合适不过了。
看到这里,王候哪能不明白杨君这是被鬼迷了心窍啊,出于关心,王候抬手就想在空中划一道破邪符来将杨君解救出来。
可突然间,他有些迟疑了。
王候想到了之前被他驱散的三只掏心小鬼,还有陈宏瑾和他说过的人贩子组织,显然这些孩子生前也是遭受过非人的折磨,死后才会展现出这种凄惨的形状,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伤害杨君,仅仅只是将其弄过来教他们学习,可能这便是他们生前的执念。
“床前明月光”
“疑似地上霜”
“举头望明月”
“低头思故乡”
三十秒过去,破妄符失效,讲台上的杨君指着黑板上的板书教读着,王候抬头看了看地上皎洁的月光,耳边似乎能听到孩子们郎朗的跟读声,空气中写了一半的破邪符因为时间的关系也慢慢地消散了。